和津新闻 > 综合 > 死了7000多八旗,让雍正心惊胆寒?和通泊为何是清军最大惨败

死了7000多八旗,让雍正心惊胆寒?和通泊为何是清军最大惨败

2019-11-22 11:50:21

编者按:清朝准战争中最大的失败是1731年雍正和桐柏之间的战争。在互联网上,经常有声明称有3万和5万名士兵受伤,北京旗手戴孝的每个家庭都受伤。然而,根据原始记录,清军在这场战争中共派出10,000人,其中7,226人被杀或被俘,损失超过70%,大多数逃跑者受伤。只有7000多人丧生。为什么这场战争仍被美国中亚历史学家斯塔尔认为是19世纪前清军最大的失败?

仅7000人的损失就上下震动了清朝,这似乎很奇怪。然而,雍正八年春,靖边府的富尔丹将军(Fuldan)曾负责驻扎在克百多查汉寿二北路的清军,他曾计划将军队分成四条路线,每条路线有2000人。他穿过阿尔泰山脉,途经布拉根、布尔、库里耶图和基兰路,到达准噶尔大陆。出乎8000人的意料,他与岳钟琦在西路夹击准噶尔,对路线部造成致命打击。只是因为偷袭计划被泄露,行动才不得不暂停。可以看出,由于西部地区远离危险,提供食物和工资并不容易,所以有必要采取好士兵的策略。雍正帝和他的将军们也对清朝精锐士兵的战斗力充满信心。

▲准噶尔汗国地图

康熙末年,准噶尔被南路16,000名士兵、北路12,000名士兵、北路13,000名士兵、总计25,000名士兵、总计不到30,000名士兵征服,每年需要140,000块石头作为食物。因为路途遥远,一块石头需要30-100两银子。仅仅因为运输粮食,在准部会战前后的八年里,至少花费了3000万两银子,不包括武器和盔甲的费用、马匹和饲料的资源、士兵的工资和报酬等。因此,康熙晚年的征服导致了安拉伯坦未能保护西藏、收复西藏和加强对西藏的控制。除此之外,它只导致内部损失。根据准噶尔的动员努力,其总部和图尔库特、杜尔伯特、惠特、舒特都属于太极族,拥有50多万人口和4万至6万名战争士兵。然而,由于在西线与哈萨克人、吉尔吉斯人甚至俄罗斯人的对抗,只有一半的军队可以用来对抗清朝。虽然半部奴役了多达一百万维吾尔人,可以收集贡品和加强军事装备,但军队占人口的比例如此之高,而且军队的装备和训练不如全国供应的清军。同伯战争前,清军在西北被分成两条路,就像康熙末年一样。北路由陈曼·富尔丹领导,在科巴多的土地查汉苏尔建立了一个大营地。西路由韩部长岳钟琦率领。

▲雍正武将岳钟琦的剧照

雍正八年十二月,准噶尔第一个主动出击。Tsizetudobu将军率领5000名士兵掠夺西路上的keš etu牧场,军事战线到达哈密城外的tal nacin。清军杀死了3243名汉族和蒙古族官兵,摧毁了122557头牲畜。穆赫利·扎伊桑还率领1000人的部队在青海取得胜利。哈吉·卡伦(hajir Karun)被俘,德贝特·布特勒(debter bootle)放牧的马匹和牲畜失踪,扎因·纳木尔(Zaing Namjar)手下100多人被俘。雍正被迫派兵营救巴尔库尔,并增派部队到青海严格观察天然气港口。

▲准噶尔精锐部队使用的链锁大多为四环一体翻领样式,优于清代杂兵盔甲。

由此可见,虽然准军事部队个别士兵的战斗力不如清朝精锐部队,但他们已经彻底粉碎了清朝的杂军,这表明清军在三次远征高尔丹战役后迅速退化。在与高尔丹(galdan)的战斗中,清朝的杂军至少可以在乌尔都河的战争中长期与准军事部队作战,但此时却是完全脆弱的。在雍正帝看来,傅尔丹在北路的兵很强,岳钟琦在西路的兵很弱。准噶尔在西路上的胜利肯定会更加强调西路,于是富尔丹被催促在阿尔泰山的北侧建造科巴多城(Cobado),然后摄像头就进去攻击了准部的后方。科巴多的建设完成后不久,富尔丹接到消息称,两万多名准噶尔部队正在向阿尔泰山方向集结,准备偷袭他们的薄弱部队,用与科巴图牧场相同的伎俩夺取清军牧场。

▲准噶尔的机动突袭给清军西路部队造成巨大损失

如果是对牧场的突袭,就不需要那么多军队了。然而,这是伏尔丹军队在准噶尔和巴图(一个在当年10月叛逃到清朝的土耳其人)(同波战争后的几个月)俘获的所有人所说的。可以看出,准军事部队在军队内部大肆宣传。在我看来,陆军总司令达泽·林顿多布以其足智多谋而闻名。他知道清军的精英装备远胜于准噶尔军,在科巴多城的支持下,不可能从主动进攻中获得任何优势。因此,他欺骗了自己的军队,只说他在掠夺清军的牧场。富尔丹认为,由于准军事部队已经来夺取牧场,他们一定没有准备好艰苦战斗,现在正在进行大规模的撤离游行。我们的士兵有能力冲进去消灭其中一个。当时北路有2万名士兵,辅佐士兵不明。傅尔丹从北京旗、右后卫、盛京和乌拉中挑选精英部队,以及2000名索伦猎枪骑兵,共计10000人。这一万人可以说是当时清帝国最优秀、最优秀的战斗队伍。此外,傅尔丹还安排连长胡洁窦通冈泰带领1300名满族士兵和6000名绿旗士兵守卫和抢劫科布多。以色列著名士兵菲扬格的儿子、森蒂参赞和副总司令阿桑率领全部2000名士兵守卫科布多河的东侧,为即将到来的察哈尔增援部队做准备。

▲清军行军路线

当富尔丹接近准噶尔军队时,他在博克托岭(bokto Ridge)下发动突袭,击败了图尔布图分散的努尔游牧民族,却发现结果非常有限。原来,老兵戴克·林顿多布已经把他的主力部队驻扎在博克托龙山脉。寡不敌众的清军没有机会突袭,也不敢越过博克托龙山脉(Boktorong Mountains)去攻击阿尔泰山脉深处的游牧部落。富尔丹别无选择,只能命令将营地转移到一个有水生植物的地方,以便利用火力和装备的优势引诱准军事部队进攻并准备防御反击。前方指挥官丁西奥、参赞、副总指挥屠苏、乔治·蓝海、副总指挥仓卢在东面,塔台和副总指挥马尔齐在西面。

▲河通泊位今天位于塔文博多国家公园的西北部。周围地形复杂,部分路段高差甚至达到600米

但是那天晚上,当雨和冰雹很大的时候,准军事部队迅速从各个游牧地区集合起来,攻击清军的后方部队。由于地形复杂,后方部队与我军分开了。准军事部队迅速冲出山谷,切断了生命测定部的2000人,塔台部的2000人前去营救。他们也被卷入了一场混战。当双方陷入激烈交火时,风暴很快就停止了。精锐的清军战斗力惊人。只有4000人被分成几个部分,他们甚至打败了准噶尔军队几次。当然,这是由于被困动物之间的斗争,以及投入的资源远远优于准军事组织的资源。最后,在清军的猛烈反击被镇压之前,准党首先勇敢地带领萧策领登多布和100多名骑兵进入清军阵。清军弹药耗尽,因为火器的射程不如准军事部队。到22日,被切断的4000名清军全部被消灭。

后来,岳钟琦对双方的火器发表了自己的看法,他说:“在与敌人作战时,如果我军用他们的儿子和母亲轰炸小偷,小偷用这种大猎枪,它的打击会远远超过儿子和母亲。”此外,小偷中有许多大猎枪,而且它们很容易走。我儿子和母亲的炮击远没有小偷的大猎枪轻。准军事部队能够攻击驻扎在和平和通博的清军营地,那里的地形相对平坦,准军事部队能够更好地利用他们的力量。然而,富尔丹也建立了一个稳定的营地,当然可以提前反击敌人。

当时,清军分为三个营,满洲国部队分为一个营,蒙古部队分为一个营,索伦部队分为一个营。康熙晚年,由于满清八旗的衰落和可供战争的士兵数量的减少,他开始从黑龙江抽调索伦士兵来补充军队。乾隆年间,强悍的索伦士兵成为清朝军队的基础。然而,此时索伦士兵对清朝还没有多少认同感,他们的忠诚度相对较低。当他们看到敌人众多,我们寡不敌众时,当赞巴拉特步枪向营地发射射程极远时,他们崩溃了。

▲弗里丹的剧照

索伦军队的崩溃引发了多米诺骨牌效应。在察哈尔、图们江和哈钦江的蒙古军队第二天也崩溃了。桂华市土默特副总司令甘布和大队长李察布率领部队逃往准噶尔,向清军报告了实际情况。25日,富尔丹带领剩余的4000名满族八旗士兵在步兵方阵中突围,他们受到武器和弓箭的保护,很像罗马龟甲。虽然清军的火器射程不如准军事部队,但火力强大,准军事部队也有重炮(准军事部队只有轻型和中型火炮)。因此,准噶尔骑兵只能追赶清军的武装士兵,这也证明了由于缺乏装备骑兵的轻骑兵部队,很难突破组织良好的步兵方阵。然而,这种追击战也非常激烈。鳌拜的后裔,参赞大夫,去世后。后来甘龙也哀叹说,虽然年轻人没有从战斗中撤退,但他们忠于许多人。

然而,当步兵方阵与骑兵和弓箭手作战时,射箭弹药的消耗速度一般比对手快。28日,清军抵达哈哈纳河(harhana River)时,箭和弹药告罄,丧失了反射击能力。最后,它的战斗精神崩溃了,无法维持它的阵列。它被迫放弃它的行李,并尽力突破。傅尔丹把军队分成两队,爬上了山。遭受重创后,傅尔丹的第一队于7月1日抵达科巴多。另一队由巴塞和查皮纳中将指挥,整个队在准噶尔士兵的追击下被歼灭。算上逃离黑龙江的索伦士兵,只有2000人幸存。

▲同博之战战斗进程图

何东、桐柏之战的惨败,表明康熙后期制定的建城攻敌政策彻底失败。失去的7000多人几乎都是精英(如果算上辅助士兵的损失,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实际损失就有数万人),查皮娜、巴斯特、达夫、玛莎和舒伦等14名高级将领被杀。准噶尔深入卡尔卡,切断驿站,到处抢劫。清军不敢战斗。雍正在几个地方组织和训练了新的军队,并派人修建了长城,以防备可能入侵准噶尔。参赞陈泰,费延沟的儿子,带领2000名士兵留守,害怕营救他。他威胁新来的1000名察哈尔士兵逃到扎布坎,借口是“我们的士兵正在打仗,不能去程二柱城。”当然,事实上,北京旗、右后卫和索伦部队几乎用尽全力被消灭。陈太若带着手下的士兵去营救他。他害怕自己只会白白死去。

在清朝的历史上,经常有这样的情况,希望少数士兵依靠他们的精英力量和资源优势来承担军事风险。衡阳战争中的尼堪和桐柏战争中的富尔丹也是如此。结果是众所周知的。当时,清朝的军事力量已经非常严重,与桐柏的战争可以说已经夺去了清朝一半的民族精英。因此,我们可以看到,虽然清军精英个别士兵的战斗力的确很突出,但由于经常缺乏优秀的指挥官,军事冒险往往以惨败告终,只有集结优势兵力才能取得胜利。明朝初年,朱元璋的援军到达之前,穆迎骑着3万步打败了8万陆川大军。这种军事冒险是成功的。在清朝的历史上,我们很难看到它。

参考文献:张謇的《和平通博之战与大清王朝的边疆危机——以军部满族档案、姚念慈的康熙盛世与皇帝心态为中心的考察

这篇文章是冷战研究所的原稿。主编袁括和作者颜星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任何媒体或公开号码。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重庆快乐十分 极速快3app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 山东11选5开奖结果 秒速快三app

相关新闻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liwreo.com 和津新闻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